笔趣阁 > 我为国家修文物 > 第九章 技术才是硬道理

第九章 技术才是硬道理(1/2)

办完了报到手续,向南和刘老在何丽复杂的眼神中,进了电梯。

当天晚上,故宫博物院在京城饭店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宴,院长王振林、故宫文保科技部主任马旭涛、副主任贾昌道以及古书画修复组的组长钱昊良等一干组员,全部出席了晚宴。

这一次故宫博物院召集全国各地的古书画修复装裱专家前来,可以说是文博界近年来最大的一次盛事。更何况,此次的主要任务,是为了修复保养国宝《千里江山图》,故宫博物院方面自然是无比重视。

实际上,作为华夏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《千里江山图》一直都显得十分低调。

上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,它一共公开展示过两次,之后近30年未与世人见面,直到2013年才首次全卷展示。

可以说,对于这幅北宋的鸿篇钜迹,很多书画爱好者只闻其名,不见其影,即便是故宫内部研究人员也很少能一睹画卷真容。

究其原因,是因为画卷上的石青石绿是矿物原料,颜色很厚,年代久远太过脆弱,一旦展开,画卷颜色容易剥落,损伤画作原貌。

事实上,现在的装裱技术并没有超越以前的水平,特别是在古书画修复上没有获得重大技术突破,这也是《千里江山图》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进行过修裱的主要原因。

基于此,对于开卷就会受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来说,首要任务就是保护。

而少展示甚至是不展示,就是一种最大的保护。

而这一次,故宫博物院召集专家们齐聚京城,商讨修裱《千里江山图》,实际上也是迫不得己。

因为《千里江山图》在一次意外事故中,遭到了极其严重的污损,已经到了不修裱就没办法再次展览的地步。

至于究竟是什么意外事故,故宫博物院方面并没有细说。

当然,这并不重要。

对于来到京城的这些古书画修复专家们来说,《千里江山图》究竟遭到了什么样的污损?破坏程度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?如何才能让这一幅传世古画重现荣光?

这些,才是最重要的,也才是专家们最关心的问题。

在这场晚宴中,向南一直坐在最靠边的一张桌子上,见到了十多位古书画修复行业的泰山北斗,连一向淡然的他也有些微微激动。

这些人里面,有来自京城故宫博物院的,魔都博物馆的,也有来自长安博物馆的,甚至还有宝岛中山故宫博物院的专家,为了《千里江山图》的修裱而专程前来。

因为年纪小,又没什么名气,向南在晚宴当中也没什么人关注,大多数人都将他当成了故宫博物院方面的工作人员,也就更没人注意他了。

向南本来也不擅长和人交际接触,倒也乐得轻松,坐在位置上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听那些老专家们谈天说地。

由于第二天要确认《千里江山图》的损伤情况,以及商讨修复方案,再加上老专家们年纪大了,需要早点休息,因此晚宴早早便结束了。

向南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洗了个热水澡,便躺下休息去了。

这一次故宫博物院方面很大气,一个房间只安排了一位专家,向南也就不用担心同房间里的人睡觉会放屁、打呼噜什么的了,睡得倒是很安稳。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一早,向南早早就醒了过来,在饭店的餐厅里吃完早餐后,准时来到了大门口,等着和各位专家一起,乘车前往故宫博物院的科技文保部。

科技文保部,在故宫博物院的西侧,紫禁城红墙与金水河之间的一座小院里。

故宫的书画修复室也在这个小院里,这是故宫唯一装了门禁的地方。

书画修复室的门有两层,一层是后来加上去的,主要是为了防风。

门对面的纸墙,就是书画上墙撑平经常要用到的,京城春天和冬天两个季节的风太大,纸张本身产生的拉力本来就大,一不留神就很容易撕裂画芯,自然就更怕风了。

专家们下了车之后,径直前往书画修复室里走去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